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www.01325.info >
香港赛马会开奖结果一个个家庭故事,拼凑起整个时代的截面_文娱_

时间:2015-03-26 12:11 来源: 作者: admin 点击:

  曹可凡的祖父与祖母   

  祖母抱着刚满月的曹可凡   

  晨报记者 徐颖

  进入知天命之年的沪上主持人曹可凡,近日携手家族史学者宋路霞,完成了40万字家族史长篇《蠡园惊梦》。书中回顾了其曾外祖、无锡王家闯荡上海滩的精彩传奇,梳理家族历史脉络,涵盖了120载、五代故人旧事。本周六,《蠡园惊梦》新书首发式将在上图举行,上海市民文化节家族故事大赛也将同步揭幕。
  曹可凡在接受晨报记者采访时称,他希望通过自己家族的故事,折射一个时代的变迁; 也希望能有更多人来写自己家族的故事。为此,他特别邀请小时候所住弄堂(锦园)的老老少少七八十人一起参加首发式。“我对他们说,我们就来写弄堂里的故事,每个人写一个,就有七八十个故事,就可以集成一本书,从一个锦园看一个时代的发展”。

  一封家书引发的触动

  今年全国两会上,曹可凡呼吁有关部门要鼓励百姓挖掘家族历史,弘扬良好家风家训,重建家庭型社会。这份建议的缘起,是受一封家书的触动。
  这封家书,是曹可凡的高祖写给其子的,信中写道:“为人要谦逊为先,恭敬为贵,万不可有骄傲之……谦敬两字,何地不可往,何处不可藏。复望儿去骄为谦,转傲为敬,无论上中下,终要以礼相待,无生嫌隙。至要!至要!”曹可凡说,小时候听奶奶讲过家族故事,但后来忙于打拼,对很多事情都淡忘了。到了知天命的时候读到这封信,感动得差点掉泪:“我的祖辈没有留给我们一分钱的遗产,可是我觉得自己非常富有。‘谦逊为先,恭敬为贵’的家训,字字值千金。”
  曹可凡家族的祖辈都已不在人世,父辈大都已凋零。两个健在的叔叔定居美国,一个叔叔的儿子与曹可凡长得很像,但一句中文都不会说。有一次吃饭时,曹可凡对堂弟说“我的国家就是你的国家”,但堂弟听了连连说“不”:“你的国家是中国,我的国家是美国。”曹可凡回忆,当时听了这些话觉得挺难受,就想赶快写一本有关家族历史的书,要让堂弟知道他的根在中国。
  于是,曹可凡与家族史专家宋路霞合作,开始了撰写家族史的漫漫长路,一写就是4年。

  竟找到由岳飞题写的家谱

  因为执着于“无一字无来历”,曹可凡与宋路霞一起,耗费了大量时间往返于图书馆、博物馆及档案馆之间,在浩如烟海的材料中,寻找家族成员的丝缕线索。
  曹可凡与宋路霞找到的第一份极其珍贵的资料,是曹可凡曾外祖王家的宗谱。这本宗谱的题写人赫赫有名——岳飞亲笔写下“王氏世宝”4个大字,除此之外,还有其所撰《王氏宗谱跋后》,历数王家代有人出的盛况及王家祖先的丰功伟绩:“皆以文章气节显名于时。”提及自己挚友王子高,更说:“盖其忠愤激烈,实有大过人者。”岳飞对王家的评说绝非过分,王家在《宋史》中有传者就达11人。
  王家知交满天下,不仅与大忠臣岳飞交好,与大文豪苏东坡的关系也匪浅,苏东坡就曾因王家堂号“三槐堂”专门写下《三槐堂铭》,这篇《三槐堂铭》还被编入了《古文观止》。

  上海滩留下他们的传说

  王家从千余年前的历史风云中,一步一步走到了百年前的无锡。在这里,曹可凡的曾外祖父王尧臣与王禹卿昆仲创办了现今风景如画的蠡园。多年后,兄弟两人把蠡园捐献给国家,还曾引来蒋介石、宋美龄夫妇驻足下榻。
  岁月的魔力,让当年的王谢堂前燕,渐渐飞入寻常百姓家,昔日耀眼的光环,已经被封存在了线装书里。普通的私塾先生王梅生养育的两个孩子:王尧臣、王禹卿,扛着一肩行李,泪别老父,来到上海滩,成了时代的弄潮儿。十里洋场,商海沉浮,几致危殆……命运把他们与荣家兄弟连在一起。作为亲家,他们共创基业,同挽狂澜,与军阀、官僚、洋人、流氓频频过招,终成为中国最大的面粉企业——福新面粉公司的实际掌控者。他们后代的经历亦波澜壮阔,代有人出,有在五卅运动中冲锋陷阵的青年革命家王启周,有在港台经济中大展身手的王云程,有中共地下党的老朋友曹启东,有改革开放后来沪创业的王健民……他们与沙逊打过官司,与秦邦宪、陆定一办过报纸,帮助过邹韬奋在沪治病,跟杜月笙有过经济上的合作,跟吴国桢也“沾惹”了一些交往。

  时间紧迫,不抓紧做就没了

  虽然家史辉煌,然而书写一个家庭百年故事的过程,对曹可凡而言,却是一场与时间苦苦赛跑的过程。
  “我的祖辈们基本都不在了,父辈也日渐凋零,我父亲去世已经10多年了。而且不是每个人的记忆力都很好。我有个堂姑知道祖父的事情,就是通过她的回忆,找到线索,从上图找到了那本家谱。她还回忆说,邹韬奋当年生病来上海,是我爷爷的弟媳妇为他送饭,还送过情报。可惜,去年春节后,当我参加完两会再想找她进行再度挖掘时,她的记忆已经全部消失。”
  让曹可凡颇感遗憾的是,自己写这本书,最想让他们看到的读者——在美国的两位叔叔,最终都没能等到书出版的那一天。“两人70年没回来过,去年,三叔没了,今年小年夜,我催着印刷厂紧赶慢赶,终于把书赶了出来,想打电话给二叔这个好消息,电话却一直没人接,辗转多日,才得知,就在那一天,二叔走了——他最终还是没有看到这本书。捧书四顾,心已茫然,这令曹可凡不胜唏嘘。
  其实这种与时间赛跑的感觉,早在曹可凡做《可凡倾听》文化老人专题时,就已经体验到了那种紧迫。做完吴冠中、王世襄等没多久,他们就去世了。“后来我们就说,赶快做访问,把90岁的老人先做了。后来就做了朱德群,赵无极也约了,可惜他已经不能接受访问。做家族史和做口述历史,都是非常紧迫的,不抓紧做就没有了。过去我们对民间历史和口述历史比较忽略。史学家许倬云曾经说‘新闻是短历史,历史是长新闻’,记录下一个个家庭的故事,或许,正能够拼凑起整个时代的截面。而这,也是我想做这本书的初衷。”

买马开奖现场

香港赛马会开奖结果

推荐文章
热门文章